环闻网 - 环闻新闻尽在此

如何正确解读《方方日记》


来源:二湘的七维空间


3月24日,在文学界与网络舆论场中引起激烈讨论的《方方日记》完结了,但围绕“方方日记现象”的热议一时难以偃旗息鼓。


来源: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在“二湘的十一维空间”公众号里,方方以“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为标题,“绝不轻松勾掉这一笔”,表达了她一贯坚定的立场和态度,同时对在网络中围攻其日记的人群做出总结性的回应:“极左分子”。

围绕方方日记的评议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方方作为作家,敢于揭露社会的负面,值得表扬;另一派认为,在抗疫关键时刻,作为一个作家不是用手中的笔去讴歌正能量,而是用听说的负面事情宣扬对党和国家的不满,严重影响了人民抗击病毒的士气和信心。

3月19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评“方方日记现象”时发表评论:任何时代都会有方方,她是一个时代不可缺少的颜色。胡锡进认为中国社会包含着各种声音,“方方日记”应该作为时代下各类声音中的一种。

如何正确认知“方方日记现象”?不能以偏概全,不能断章取义,也不能盲目追崇。



《方方日记》是一本私人性质的日记,多以她的所见所闻为主。由于其地域的亲和性和“伤痕式写实”引起一部分人的共鸣。方方的灰暗文风与国内各种“正能量”的文风形成鲜明对比,而这种突出很容易被有心人捕捉,将其私人观点炒作为“疫情全貌”,从而招致黑化攻击。

要知道,私人日记本就夹杂大量主观感受,无法代替公共声音,更不可能有宏大叙事。而将“方方日记现象”上升为立场与动机的政治高度,是对其社会意义的过度解释。

而正是对方方日记的过分高度热捧,才使方方本人将其单纯记录疫情侧面的日记上升为立场之争。

如果对方方稍加了解,你就会知道方方并不好惹,虽年过花甲,但方方依然保持着身为一个作家的愤怒。2016年,方方曾指名道姓的质疑湖北省人社厅违规操作,其脾性可见一斑。

方方曾在文章中自我剖析:“我也认真思考过,是改变自己性格的难度大呢,还是扛住别人、尤其是上级的厌烦难度大?后来想,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烦我,又怎么样?谁想烦就让他烦好了。”

方方日记,从积极层面上讲,给了我们一个别样的角度去了解疫情侧面,甚至引发了当代中国文学界的思考:中国是否需要“黑暗面”的写作或纪实?方方日记可以成为外媒攻击中国的话柄,但不足以改变中国人对祖国的看法和热爱。在历史前进的长河中,总要有警钟长鸣。



然而,方方日记也存在其消极意义。其中最惹人抨击的就是方方日记中“殡葬馆无主手机”以及“广西年轻护士去世”两篇记录不实。笔者认为,作为公众人物,发表在公众平台,且拥有百万阅读量的文录,哪怕是私人日记,也有深重的社会影响。假消息的散布,势必会对当事人造成严重伤害,远远不是一句道歉就所能弥补的。


来源:百家号/一只过河卒子


也因此,笔者对方方日记中情绪化的写作方式不敢苟同,因为方方日记本身也具有一定的社会属性,既然发布到网络平台上,就必须考虑到这篇日记带来的社会影响。方方在日记中批判负面言论为“极左分子”,那么这篇日记就难免“变了味”。



总之,对“方方日记现象”的争议何时能有定论,恐怕也只有历史会给我们答案。而作为历史的参与者,我们要保持理性,尊重事实。


 

编辑:刘威廷

  • 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环闻⽹⽴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商务合作:010-53109100 hezuo@huanwe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