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闻网 - 环闻新闻尽在此

投资人的短期担忧与长期机会

原标题:峰瑞资本李丰:投资人的短期担忧与长期机会

陆家嘴杂志

10月15日,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作为2020财富传承峰会的嘉宾,与宜信创始人唐宁带来了一场关于“如何赢战企传投”的精彩对话。

在谈话中,李丰分享了他对于中美关系、华为、抖音事件的洞察观点。他认为,在长达四十年的发展之后,中国已经爬上了产业链的最后两个台阶:高附加值产品高附加值服务。

李丰回顾,每当中国在某个行业进入大规模发展的时候,都会同时出现两个信号:出现典型跨国公司,并且开始打开国门,“改革开放”欢迎外资。回顾过去四十年历史、制造业、流通业、房地产、外贸,所有行业打开“改革开放”的信号之后,都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时间内,经历了最好的成长时期、其中表现最好的还是民营企业。

李丰分析认为,进入到产业链最后环节的,除了金融、科技,还有一个重要行业是金融。中国经济从整体上需要降杠杆,但同时还要刺激经济。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市场有助于实现这两个目标。

他判断,从现在起,中国高附加值产品和高附加值服务行业将迎来最好的发展机会,有竞争力的国内企业会经历十年以上的大发展期。

以下为对话内容,经编辑删减。

唐宁:极度不确定性之下大家都难免担心。巴菲特最担心的事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落入到不负责任的人手中。比尔盖茨最担心的事,非常不幸成真了,就是大流行疫病。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李丰:很多人都关心中美关系,我认为最短期的焦虑反而可以稍微放一放,现在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间点,又遇到非常特殊的原因,正好交叉起来。这方面我的看法是,最近两三个月的中美关系变动主要是因为处在特殊阶段。等几个月,美国大选完后,他们的政策初步有了眉目,再来考虑这个问题,很多事情就会不一样。

在投资中,我们关注三个重要领域:智能制造、生物科技和消费类。通过对话不同领域的CEO,我对未来整体还是乐观的。

比如说今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物学奖的基因编辑技术。这个领域去年在中国还出现了一个特殊事件,当时很有争议。但正是由于这个领域的技术发展,今天我们就能够更快、更好地开发出疫苗。以我们投资生物医药领域的认知来看,癌症在可预见的未来,变成像艾滋病一样的慢性病是相对确定的一件事。

技术发展带来的影响总是一正一反同时发生。一百多年来,交通工具的普及,没有使得我们的腿脚退化。自动化工具和各种器械的发明也没有使得人的手退化。

每次的进步带来好处也带来挑战。我们总是想办法趋利避害,和新科技共存。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是比较乐观的。

唐宁:说到中美关系,有人说这将是这个世纪最重要的问题。这方面能不能再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看法。

李丰:我们投资会看所有产业。产业链看到最后的两环,就是高附加值的产品高附加值的服务。如果仔细看美国,他们的大公司都在高附加值产品和高附加值服务这两环。

高附加值的产品进入门槛高、难做,比如苹果公司。高附加值的服务没有物理产品与之相连接,它卖的所有东西在国际上就是技术、知识产权和专业经验。比如美国的跨国公司,脸书、微软、谷歌,也包括金融行业的高盛和各投资同行。

今年,华为和跳动字节这两家公司遇到了很大挑战。华为在产业链结构上一半在高附加值产品,一半在高附加值服务。抖音几乎是和脸书一样的100%高附加值服务。

中国今天出现了华为和跳动字节这样的公司,说明在长达四十年的发展之后,我们已经爬上了产业链的最后两个台阶。

世界上当前正在发生几件事情,他们是完完全全相关的,并且跟历史上是有相似、有重复的。

从80年代中期的制造业,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的商品流通行业,到90年代中后期的房地产,再往后到跟零售业、服务业有关的不同业态的发展。每当中国在某个行业进入大规模发展且立足的时候,都会同时出现两个信号:我们出现典型跨国公司,并且在这个方向上开始打开国门,改革开放欢迎外资。

从2018年开始,我们改革开放的重点领域就是所谓的高附加值的服务和高附加值产品。中国出现了产业链上代表了最后两个环节的典型国际化公司,同时也遭遇了阻力和挑战。这就像我们过去生产消费品、生产工业中间品、生产钢材、生产煤炭水泥的加工品等等的发展历史过程中遇见的一样。

以前这样的信号出现过很多次,中间的过程可能跌荡起伏,但这种变化对应的结果在历史上已经验证了非常多次。

如果我们看过去四十年历史、制造业、流通业、房地产、外贸,所有行业打开改革开放的信号之后,都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经历了最好的成长、其中表现最好的、还是发展力量最好的民营企业。

唐宁: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似乎下一阶段对中国的政策导向还是比较一致的。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之下,我们中国谈到内循环、双循环,谈到新基建。这方面中国应该怎么做?

李丰:中国历史证明了这几件事。放到今天看,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跟特定的经济阶段有关系。

2018年,中国的制造业在全球的占比超过了30%,上一次达到这个水平是1750年,大概两百多年前。

中国虽然占了30%,但我们制造业的增加值增加率只有21%,发达国家这个数通常在30%以上。还有十几个增加值的毛率,我们怎么增加?

进入到产业链最后一个环节,除了金融、除了科技,这一次开放的重要行业还有就是金融。最近我们看到对外开放了一批外商独资、外商控股的金融机构。

中国从整体上需要降杠杆,但是还要刺激经济。用什么样的方法能让钱到经济系统里去,又不通过传统的借贷呢?我们认为这里就需要中国的资本市场发挥力量,起到降杠杆,又能起到刺激经济的作用。

今天我们的资本市场的总体市值突破10万亿美金。其实10万亿美金并不高,因为中国的GDP大约100万亿人民币,即使按年5%到6%的增速,十年以后也会翻一番。通常发达国家的直接融资、资本市场会有更大的比例关系。拿美国举例子,它的资本市场在国际化之后是GDP的120%,在波动的不同阶段还出现过更高的时候。

我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十年之后将占据GDP的70%~80%比例,从今天的70万亿变成十年以后的140~160万亿的总值。 

现在,中国金融行业将开始迎来最好的机会。中间的过程可能有跌荡起伏,但有竞争力的国内企业会取得十年以上的大发展。

(编辑:黑白片)

  • 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环闻⽹⽴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商务合作:010-53109100 hezuo@huanwe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