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闻网 - 环闻新闻尽在此

被折叠的小商贩:团购大潮冲刷社区小店

来源:半月谈

一分钱4颗鸡蛋、一分钱90克百香果、13.49元30枚鸡蛋、400克猪肉大葱水饺限时秒杀价2.59元……打开各类社区团购软件,“以小博大”的购物惊喜扑面而来。

超低价格、送货上门,将无暇顾及菜场的年轻上班族们从又一日常琐碎中解放出来。然而,在这场下沉市场的争夺战中,互联网巨头以闯入者身份促成流通领域变革,涉及范围已不仅仅是蔬菜水果,快消品等也进入社区团购的“狩猎”之中,由此,一众小商小贩的生存空间正被折叠。

1

小商小贩:拼不过价格战,日子越来越难过

2021年年初,受疫情影响,社区团购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各大小区趁势而上,风生水起。随着疫情的逐渐平息,菜场、小卖部、便利店开始陆续恢复营业,互联网社区团购给摊主利益带来的蚕食和挤压终于图穷匕现。

半月谈记者在石家庄市裕华区西仰陵农贸批发市场随机走访几个生鲜摊位。

俊秀生鲜店老板张俊秀说:“年初疫情开始小区封闭管理后,许多社区团购软件和微信群可以让大家足不出户地买菜,价格尽管比批发市场略贵但送货上门,也有些特殊商品折扣力度较大或者有限时优惠,不少人通过1个多月的使用已经习惯了这种购买方式。因此,即使春节前两天解除了小区封闭管理,市场的顾客人数始终没有再上来。”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农贸生鲜批发市场的商户,半月谈记者随机走访裕华区各大小区附近的小卖店、便利店、超市,不少店主表示“日子越来越难过”。金马路上蔬菜店的老板贺军说,一些老顾客都流向社区团购,使得部分生鲜蔬菜卖不出去,烂在店里,亏损已是必然。

“松花蛋网上卖0.99元一枚,我们这里一枚要卖2.8元,但我的毛利润也仅几毛钱而已。冬瓜网上卖0.99元一斤,但是我得卖3.28元才能赚钱。怎么竞争啊?”贺军说。

65岁的李二白和老伴经营着一家10平方米的小卖部,最近他们家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们老两口主要靠着这个小卖部生活,前几年1个月还能挣几千元,今年疫情影响,再加上社区团购,收入大打折扣,1个月除去成本也就挣一两千块,还好吃住都在店里。以后不知道怎么办好。”李二白说。

商家张贴在门店前的社区团购海报

2

小店团长:身兼数团,进退两难

王云是石家庄市裕华区九里庭院小区“刚刚好”便利店的老板娘,如今她多了一个身份——社区团购团长,身兼5家社区团购的团长,分别是兴盛优选、橙心优选、十荟团、美团优选、多多买菜。

身兼5家团长是否有冲突?王云表示,没那么复杂,不过是因为她有线下店,可以有地方搁放大家团购的东西,就顺势成为团长。

“赚不了几个钱,我们这小区有一家更大的超市也是团购提货点,那边人多。不过我日常投入的精力不算多,因为这里同时还有收发快递的业务。”王云说。

但更多的团长并不像王云如此佛系。不少团长表示,在这股大潮袭来时,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顺势接过后,却发现并没有那样简单,赚不到多少钱,增加了时间成本,还增添许多麻烦。

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便利店、彩票站点、快递代收点、理发店、驾校门店等,在二线城市以及更下沉的县城乡镇,许多店老板在今年多了一个新身份——团长。

“形势所迫啊,不得不转型。比如一箱红牛饮料,团购平台卖给我们团长是98元,卖给其他人108元左右,但108元也比我们便利店进价便宜。这么搞下去,实体店还怎么卖?”李阿姨说出了许多小超市店主为何转型团长的困扰。

互联网巨头通过攻城略地的疯狂补贴,已经犹如毛细血管般渗透到一线以外的城市。据李阿姨观察,现在不少大爷大妈也开始了团购,他们已经不把早市抢购青菜鸡蛋当成最优选,来她这里拿菜的上了岁数的老人呈递增趋势。

“团购平台说返9~10个点,实际情况没那么理想。比如团购平台不提供塑料袋,袋子都是我们团长自掏腰包。同时许多货品需要冷藏,哪怕只有一件也得插电放冰箱。有时候小区住户下完单后两三天都不来取,我们得帮忙保管。”李阿姨说。

不少团长表示,多家社区团购的竞争让周边的小店们不得不参与,否则就将被边缘化。李阿姨对半月谈记者说,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小店更像个代收点,自己还要承担经营风险和成本,比如房租、人员工资、日常损耗,但不和平台合作又没生意,很无奈。

3

竞争狩猎:低价背后的隐秘

金马路上胖胖生鲜店的店主范秀英尽管目前是团长,同时帮不同团购平台“配单”,但她告诉半月谈记者,自己最近在考虑放弃店里水果蔬菜的生意,专注于日用百货。

“顾客们都能在平台上抢到几毛钱一斤的苹果、橙子,谁会来生鲜店买水果呢?我这里已经烂了几批了。有时我会自己在平台上抢低价蔬菜水果,放在自己店里卖。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很畸形。”范秀英说。

事实上,“抢便宜货”并不是那么简单。金马路上“刚刚好”便利店老板给半月谈记者举例,有次某个平台的排骨特别划算,她在群里发布消息后,几十份订单纷至沓来。结果第二天,根本没人送货,“群里当时就炸了”!

“后来我了解,是供应商拒绝配送,原因是想少补贴一点钱。这么便宜的货,除了平台疯狂补贴外,也有供应商让出来的成本,有的供应商亏不起啊。那次以后,20多个顾客气得退了我的团长群。”王云说。

在石家庄市西仰陵农贸市场的一家销售羊肉的摊位前,半月谈记者发现这里的羊肉相比社区团购平台每斤贵10元左右。摊主李会保做了六七年羊肉生意,他告诉记者,今年羊肉价格历年最高,新鲜的羊肉、羊蝎子价格自然会高些,而社区团购平台上低价出售的是库存的冷冻羊肉,品质不同。

不少摊主表示,平台的低价猫腻不少,比如照片上的蔬菜水果照片和实际的送菜品质有所差别。“现在不少年轻顾客不会挑菜,只要不腐烂得十分明显,品质怎么样其实看不出来。特级菜和普通菜价格肯定不同,但是对于年轻顾客来说,视觉差别不大。”贺军说。

4

团购软件真的营造了“购物天堂”?

社区团购软件真的营造了“购物天堂”吗?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聂辉华认为,短期看消费者买到了价格便宜的商品。长远来看,一旦消费者养成在互联网平台买菜的习惯,平台就有能力进行“大数据杀熟”。

一些市民也担忧,平台资金雄厚,可以变着花样搞活动吸引顾客,长此以往,社区小摊小店要么消亡,要么被绑上平台的战车。一旦垄断形成,消费者能有好果子吃?

2020年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会议中提出“九不得”,其中不得低价倾销、不得利用互联网数据“杀熟”等直指当下社区团购中出现的问题。

去年12月初,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料公司称收到多方投诉,以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低价现象,甚至个别产品远低于出厂价,损害客户利益。此后河南卫龙食品也发布了类似停止供货的通知。

一位网友评价说:“现在占的便宜,以后会加倍涨回来。资本整合供应链,其实就是淘汰中间商,而目前面临被淘汰的中间商,都是以买菜养家糊口赖以为生的底层小人物。抢了他们的饭碗,没有一技之长的他们怎么活?这是民生问题。”

“社区团购是一门零售生意,并不是一门互联网生意,超低价的打法无疑会破坏零售行业供货商的价格体系,本是为零售行业提供更多渠道、更多可能的生意,却在补贴之下反噬了零售行业。”石家庄市某社区团购区域经理丛珊说。

(编辑:平行空间)

  • 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环闻⽹⽴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商务合作:010-53109100 hezuo@huanwe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