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返回旧版

环闻网

公益

青州步班邮路投递员孙吉刚坚守山区14年17万公里

时间:2020-01-12 10:04:23  来源:齐鲁晚报  作者:

  孙吉刚,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山东省青州市分公司杨集支局的一名投递员,也是鲁中地区唯一一条步班邮路的投递员。在没有道路的悬崖峭壁之上,他用脚蹚出了一条邮路,在这条最窄只有一双脚宽的邮路上,他一走就是14年。

  14年来,孙吉刚累计邮路行程16.8万多公里,累计投递报刊达60余万份、邮件3.5万件。

  随着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山上接收邮件的人越来越少,但孙吉刚仍坚持每周都送三次邮件。他说,相识多年,山上的每一个人都像是他的亲人。“只要他们需要我,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秦国玲 张焜

  步行前的骑行路:

  14年“换”了7辆摩托车

  早上7点,孙吉刚骑上自己的摩托,赶到了潍坊青州杨集邮政支局。

  杨集邮政支局,是青州市分公司最偏远的山区支局,距离青州市区45公里。每周一三五是送邮件的日子,孙吉刚要从这里整理好重约5公斤的邮件,骑摩托赶往单家峪村,随后开始步行登山。

  孙吉刚负责的邮路全程34公里,服务13个自然村,只有4公里可以骑车,沿途28座海拔700米以上的山峰只能步行。

  骑行之路并不平坦。乡村小路曲折蜿蜒,水泥路面坑洼不平,几乎是一路颠簸地骑在车上,孙吉刚却能稳稳地扶着车把,骑得飞快。路上遇到的村民,几乎都与孙吉刚熟识,纷纷与他打招呼。

  “台风刚过去那阵路不通,不能骑摩托车,但也不能耽误送邮件。我要进山只能爬着山脊走。”孙吉刚笑着说,现在路修好了能骑摩托,已经节省了不少时间。

  山路难行,孙吉刚虽然提高了步班邮路的效率,摩托车却成了易损品。“摩托车我已经换了4辆,加上更换的发动机,算是换了7辆了。”

  骑摩托车行驶一段时间后,孙吉刚赶到单家峪村,这是他骑车的终点,也是爬山送件的起点。孙吉刚熟门熟路,将摩托靠在村里的一棵大树旁,从这里背着邮包走进深山。

  步行路上的“索命崖”:

  宽仅30厘米,自设布条路标

  在熟识他的三只大鹅和一条狗的跟随下,孙吉刚开始了爬山之路。第一个目的地是位于海拔700多米山顶的杨集庵村。在满是野草荆棘的山间,有一条被孙吉刚踩出的、和身体差不多宽的小路。越往上走山路越陡,最后每迈一步都得跨上二三十厘米高的石头。步行十多分钟后,转身向后望去,满眼是绵延不绝的群山,且多峭壁险峻之处,让人看得心里打怵。

  “这里的路算是好走的,一般在这里得加快行程。”孙吉刚说,一趟步班邮路如果一切顺利也需要8个小时,稍微耽搁一会儿,他就没法在天黑前赶回了。

  在杨集庵送完邮件,孙吉刚赶往下一站秋家峪。他需要先爬一段400多米的陡峭山坡,再走过海拔800多米的悬崖。这段悬崖被当地人称之为“索命崖”,顾名思义,山崖陡峭,“索命崖”宽不足0.3米,长约30米。人行其中稍不留神就会有跌落的危险,这一段路,也是步班邮路最险的一段。

  “要是赶上下雪,到处白茫茫一片,根本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悬崖,一脚踩不好,就粉身碎骨了。”孙吉刚指着山路两旁、每隔几米就会出现的小布条说,这些小布条是他自己设的路标,也是他的“救命符”。下雪后他总是拿一根树枝,像扫雷似的一点一点地确定路的位置,然后一小步一小步地挪过去。有时,这段30米的山路他需要走半个多小时。

  常在深山里行走,孙吉刚平均一个月得穿坏一双鞋。他说,“索命崖”冬季最难走,但令他最头疼的季节却是夏季。夏季山上雨水大,行路难不说,邮包中的报纸和信件也怕雨淋。有时来场急雨,山上无处躲避,全身都被淋透了。顾得上邮包就顾不上自己,因为常被大雨淋,孙吉刚也落下个腰痛病,现在一到阴天,腰腿就隐隐作痛。

  “家人”投递员:

  帮忙买菜充话费也是他的活儿

  因为村里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人白天往往在外种地、采药或砍柴。孙吉刚进村时,甚至会遇到村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经常一个邮件要跑两三趟。

  有一年腊月廿八,山上下了大雪。支局收到了一张1000元的汇款单。“那是儿女们给老人邮寄的过年费。”当天孙吉刚二话没说,拿着汇款单和1000元钱,爬过大山送到了老人手中。“这是老人的期盼,绝不能过了年再送!”

  14年山路的行走,让孙吉刚成为村民们的朋友。经常要一边送件,一边和来往的村民打招呼,不时会有村民招呼他来家里坐坐,喝口茶再走。

  孙吉刚说,老人们从村里到镇上一趟不方便,有时会托他从杨集买点菜或者充手机话费,老人们采的中药材也会托他带下山帮忙卖。“相识多年,山上的每一个人都像是我的亲人。”他说,为亲人们做点事情,是应该的,“只要他们需要我,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山村里的村民越来越少,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步班邮路很有可能消失,但孙吉刚愿意坚守到最后,为乡亲们送信函、包裹,替他们交电费、话费,也替他们捎生活用品。“舍不得这些亲人!”他在这条邮路上,像一根红线,穿起了山里孤僻的村庄和山外熙攘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