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闻网 - 环闻新闻尽在此

塔利班挨家挨户敲门喊大家上班,华商想了想还是缓一缓

“咚咚咚”,一名身背长枪的塔利班士兵在8月18日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家门。主人略微惊恐地打开了门缝,塔利班士兵并没有冲入搜查,掠夺财物,而是提了一个要求:赶紧复工去上班。

这一幕不仅仅发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

从北部的第四大城市马扎里沙里夫到南部的拉什卡尔加,很多居民都经历了相似场景,塔利班士兵挨家挨户敲门要求复工。不难看出,塔利班对恢复阿富汗的经济民生,还确实挺着急的。

在19日的阿富汗独立纪念日,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表示,在阿富汗脱离英国统治、独立102周年纪念日之际,塔利班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塔利班挨家挨户敲门喊大家上班,华商想了想还是缓一缓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表示,成为执政者的塔利班将会面临更为广泛的问题,例如如何治理国家经济就成为了重要课题。以前,塔利班的经济来源主要来自罂粟种植或毒品、走私和劫掠等,如今这种模式难以持续。

阿富汗“中国城”副总经理李西京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思考了一下,现在还没有开门迎客的打算。他说:“我们想再观察下局势,确定没有麻烦后就会开业。”

塔利班要求赶紧复工

38岁的瓦西玛(Wasima)是阿富汗西部的第三大城市赫拉特的女性居民,在一家援助机构上班。18日一大早,三名持枪的塔利班士兵来到她的家里。他们记录下瓦西玛的详细信息,并询问了她的工作内容和薪水,告诉她可以重新去上班了。

要求女性复工,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塔利班现在似乎并没那么排斥女性参加工作。

在1996年至2001年的塔利班统治时期,实施严格的伊斯兰教法,女性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和就业权。

在17日,穆贾希德表示妇女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塔利班将允许女性工作和学习,并享有“伊斯兰教原则范围内”的所有权利。

不过他没有说明这一范围包括哪些。

瓦西玛则认为,“虽然塔利班说女性可以工作,但工作的机会肯定会缩小很多”。

18日,阿富汗国家电视台女主持卡迪娅·阿敏(Khadija Amin)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当天她去电视台上班,被告知塔利班已经解除了所有女员工的职务。

8月19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尽管阿富汗局势还没有彻底明朗,但认为塔利班不会重演过去的历史,如今的塔利班比上次执政时期更加清醒和理性。”

自从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喀布尔的政府机构、银行、博物馆关闭,大的商店也都闭门谢客。不过,社区的很多小商店一直在营业,物价暂时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波动。到了17日和18日,街上的车辆和行人逐渐增多。

塔利班挨家挨户敲门喊大家上班,华商想了想还是缓一缓

喀布尔“中国城”建立于2019年,位于喀布尔繁华的商业区。李西京表示,他们的初衷是希望把这里打造成阿富汗的“中国商品集散地”。李西京还希望在喀布尔机场的美英军事管制能够尽快结束,以便机场能够恢复正常通航。

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的15日下午,“中国城”闭门停业,李西京说,停业“主要是为了防小偷和劫掠者”,而当天除了“听到时不时的有零星枪声,并没有听到有大的动静”。

虽然塔利班士兵没有到商场去敲门,但在18日,因为公司手续的问题,“中国城”的阿富汗员工去找街道所在的塔利班官员,有了初步接触。

李西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负责接待的塔利班官员态度友好,并称“和中国人是朋友,有任何麻烦困难一定告诉我们”。

塔利班执政后的“经济考卷”

“阿富汗前政府在经济重建上迟迟没有完成,政府空转,没有真正地促进民生的改善,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这是导致塔利班在20年后卷土重来的重要因素。

而重来的塔利班似乎愈加重视这一点。穆贾希德17日在喀布尔表示,塔利班希望与各方都保持良好关系,以发展经济、实现国家繁荣。

而在夺取喀布尔和宣布建国后,塔利班由充满武装斗争经验的“战斗者”摇身一变成为了执政者。这也意味着塔利班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完成它并不熟悉的“经济考卷”。

在民生方面现在就很让塔利班头疼。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不少普通市民表示现在最让他们担忧的不是安全形势,而是节节攀高的物价。

由于常年战乱和动荡,阿富汗人的工作极不稳定,收入水平低下,平均月收入在40美元(约合267元人民币)。而如今的战争和冲突却使得物价不断攀升,让当地人的生活雪上加霜。

塔利班挨家挨户敲门喊大家上班,华商想了想还是缓一缓

在市场上,现在一袋面粉约2000阿富汗尼(约合165元人民币),10升食用油约1400阿富汗尼(约合116元人民币),7公斤的大米是350阿富汗尼(约29元人民币),对于普通阿富汗民众来说难以承受。

而宏观经济更加堪忧。历经了多年战乱后,阿富汗的交通、通信、工业、教育和农业基础设施遭到严重破坏,也让其长期处于最不发达国家行列。农牧业是国民经济的主要支柱,60%的家庭部分收入来自农业生产。

在几个月前,世界银行在一份报告中对阿富汗经济的特征做了概括:自身极为脆弱,且严重依赖外援。

以教育基础设施为例,喀布尔大学是阿富汗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多年战争让这里遭到严重损毁,一些学院连电和暖气也没办法正常使用。在阿富汗前政府的请求下,2011年,中国政府出资援建阿富汗喀布尔大学。

据媒体报道,中国援建企业给他们的工资一般是每月2000元人民币,技术工人可以达到4000元,还有加班奖金。据新华社报道,今年6月27日,中国援建的阿富汗喀布尔大学综合教学楼和礼堂项目移交仪式通过视频方式举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和喀布尔大学校长巴伯里签署了交接证书。

家里有矿,但“没有硬通货”

阿富汗依赖外援的程度之高让人触目惊心。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在2019年阿富汗接受的外援金额相当于国民总收入的22%。而在十年前则高达49%。近年来,国际社会向阿富汗提供了近千亿美元的援助,积极支持其和平重建与发展。

如今由于塔利班上台执政,阿富汗新政府预计将无法在11月收到国际社会承诺的120亿美元援助。显然,新政府也无法调拨到政府在海外的资产。

塔利班挨家挨户敲门喊大家上班,华商想了想还是缓一缓

一名美国白宫官员表示,将冻结阿富汗政府在美国的资产。阿富汗央行负责人曾表示,央行拥有包括现金、黄金和证券在内价值约9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约70亿美元储备存放于美国。

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之前,美国政府还取消了原定运往阿富汗的大批美元现金,美国政府表示,是为了避免数亿美元落入塔利班之手。

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8日也宣布,暂时冻结阿富汗获得特别提款权等资源的渠道。一名IMF新闻发言人当天发表声明说,目前国际社会在承认阿富汗政府方面缺乏明确性,因此该国将无法获得特别提款权或IMF的其他资源。

特别提款权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用以弥补成员官方储备不足。按照现有份额比重,阿富汗本应获得总额约相当于4.4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

缺乏硬通货,有观察人士指出塔利班或许会利用阿富汗的矿藏进行变现。

阿富汗矿藏资源较为丰富,但未得到充分开发。位于首都喀布尔南部的埃纳克铜矿已探明矿石总储量约7亿吨,铜金属总量达1133万吨。据估计可能是世界第三大铜矿带。阿还可能拥有全球第五大铁矿脉,煤储量约7300万吨。

但阿富汗的基础设施十分薄弱,电力匮乏,公路、铁路残破不堪。开发矿藏难度很高,在短期内也不是解决阿富汗经济困局的良策。

正如华春莹19日表示,阿富汗国内积累了诸多矛盾,美国又留下了大量难题,和平重建的进程难以一帆风顺。在此过程中,国际社会应共同鼓励和支持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合作,翻开阿富汗历史的新篇章。

来源:第一财经

  • 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环闻⽹⽴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商务合作:010-53109100 hezuo@huanwen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