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闻网 - 环闻新闻尽在此

芒格: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投资人?

伯克希尔和威斯科金融的投资者都会认真倾听生命的格言,不过他们实际上都只是簇拥在门口听芒格和巴菲特讨论投资之道。最常被问及的一个问题是:你是如何学会成为一名伟大的投资人的?

来源:巴菲特幕后智囊:查理·芒格传

首先,你必须了解自己的天性,芒格说:“每个人都必须在考虑自己的边际效用和心理承受能力后才能开始加入游戏。如果亏损会让你痛苦——而且有些亏损是不可避免的——那你最好明智地毕生都选择一种非常保守的投资和储蓄方式。所以你必须将自己的天性和天分融入到自己的投资策略中。我不认为可以给出一种普遍适用的投资策略。”

然后,你要搜集信息。我相信沃伦和我从优秀的商业类杂志中学到的比其他任何地方学到的都要多,”查理说,“只要很快地翻阅一期又一期的杂志,就可以得到各种各样的商业经验,这种方法是如此简单而有效。如果你在潜意识里养成一种习惯,把读到的东西和所证明的基本概念联系起来,渐渐地你就会累积起一些有关投资的智慧。如果没有进行过大量的阅读,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广泛意义上真正出色的投资人。我认为没有一本书能为你带来这些好处。”

每年在伯克希尔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芒格都会推荐一些阅读材料,覆盖面很广。其中包括《价值线》发布的投资调查表;《影响力》,其中分析了人们是如何经过劝说买下商品或是做出其他行为的。最近他还推荐了罗伯特•哈格斯特龙的新书《沃伦•巴菲特的投资组合:掌握集中投资策略的力量》。

芒格解释说,一个人的阅读范围不应该是随机的:“你必须对自己为什么要搜集这些信息有一个概念。不要用弗朗西斯•培根教你学科学的方法来看年报——顺便说一句,你也不该用那种方法学科学——那样做的话你只是在搜集无穷无尽的数据,要很久以后才能弄明白这些数据的含义。你必须在开始之前就想好要了解哪些事实,然后去判断所看到的数据是否符合基本概念。”

“通常你需要评判一门回报很好的生意。接下来的问题是:‘这样的情况能持续多久?’我只知道一种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思考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局面——然后去弄明白造成这些结果的动力多久后将不复存在。”

这种思考方式帮助芒格和巴菲特辨别一家拥有特许经营或者一款特定产品的公司,这种情况被称为公司业务的“护城河”。拥有一个强有力的品牌就能让公司看起来不可战胜,有好几个公司都可以用来作为例子。可口可乐就是这样一家公司,虽然遭受着一次次的挑战。芒格还拿箭牌口香糖来举例。

“成为目前世界上最知名的口香糖公司所拥有的优势是非常巨大的,你只需想一想要替换这一形象会多么困难就知道了。如果你知道自己喜欢箭牌口香糖,看到货架上有两个品种,你难道真的会因为某品牌口香糖只卖20美分而把一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塞进嘴巴里吗?换一个口香糖品牌不值得付出这样的代价。所以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箭牌口香糖有如此巨大的优势了。”

一旦抓住了公司的价值所在,接下来你就要确定如果全面买下的话,这家公司值多少钱,或者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只是在股市里买一部分公司的股票,股价应该是多少。

“像箭牌口香糖这类的投资项目的问题在于每个人都看得出它的生意很好。所以你看着股价心里会想:‘老天啊!这个股票比账面价值高8倍,其他所有股票都只有3倍而已。’于是你认为:‘我知道这个股票很好,不过它的价格是不是已经高得超出它的巨大优势了呢?’”

是否有能力回答这样的问题就解释了为什么有人投资成功而有人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这个问题有一点难度的话,每个人都会变得有钱。”芒格坚定地认为。

长期观察行业情况会让投资者在这类问题的思考上有更好的洞察力。芒格说,他还记得以前有很多市中心百货商店,看来是不可战胜的。他们为顾客提供大量购物选择、购买力强大,还拥有城里最贵的物业,商场街角多条有轨电车线路经过。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私家车成了主要的交通模式。有轨电车的轨道消失了,顾客们搬到了郊区居住,购物中心成了主要购物场所。我们生活中一些简单的变化就能完全改变一项业务的长期价值。

芒格总是激烈地反对一些特定的经济理论和商业惯例,同时非常享受他的地位和财富给他带来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力。比如说,在投资方面有一种理论叫作“有效市场理论”,对于那些孜孜不倦宣传这一理论的简化版的那些投资者和学者,芒格永远都很生气。

“要是你觉得美国的心理学教得不好的话,就该去看看公司的财务状况。现代投资组合理论根本就是疯狂的说法!”芒格向公众宣布。

主流商学院中普遍教授这一概念,认为所有上市公司的信息都会迅速在投资市场传播开来,让投资者之间没有优势差别。没有人能真的击败市场,因为新闻所引起的股价调整进行得非常快。

芒格回忆起一名有效市场理论专家,此人多年来一直都在解释巴菲特的成功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这份评论工作成了他的职业。由于巴菲特的表现保持稳定甚至有所进步,要把巴菲特说成是一个特例变得越来越难。“这个理论专家最后动用了6西格玛理论——6个标准偏差——成就了巴菲特的幸运。不过那时,人们开始嘲笑他,因为6西格玛的幸运可真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他怎么做的呢?他改变了自己的理论。现在,他宣称巴菲特有6~7种神秘的技术。”

财经作者迈克尔•刘易斯也将巴菲特形容为一个贪婪的操控者,说他的成功总体来说也只是个偶然事件。芒格驳斥了他的说法:“按照他的说法,沃伦40年来的成功是因为他扔了40年的硬币,而40次都扔出了头像那一面。对此我只能说,如果他真的相信这一点,我想我有一座通往成功的桥可以卖给他。”

毫无疑问,无论伯克希尔的表现达到什么样的高度,主要还是因为芒格和巴菲特在一些常识方面达成了共识。举个例子,他们对于常见的财务指标β不予理睬,这个指标表示的是一个股票相对于整个市场的波动程度。如果一家公司的β值比市场平均值要高的话,很多专业投资者都会认为该股处于高风险位置。

“强调公司财务的波动性在我们看来完全是胡说八道……”芒格说,“让我这么说吧:只要大牌在我们手里,同时我们没有打算冒险掷一次骰子就把整家公司输精光的话,我们也就不会在乎波动性造成的结果。我们真正想要的是有利的大牌,在伯克希尔波动性最终自然会发生。”

监管者允许将股票期权计入账本,这样一来它们就不会显示为公司的成本,芒格和巴菲特对此都非常愤慨。他们几乎在每年的股东大会上都会提到这个问题。

“在大型美国公司中没有合理、诚实的记账方式是完全错误的,”芒格说,“不让小腐败问题产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们很快就会演变成大腐败,然后你就要永远面对这样的问题了。在美国允许将股票期权计入账本就是一种腐败,这种行为可不是什么好事。”

巴菲特和芒格在大多数事情上意见一致,不过对于公司收到别人主动提出的招标邀请该怎么办时,巴菲特说他的立场是坚决维护股东利益,而芒格则认为有些项目牵涉到社会利益,应该有相关法律来管理此类交易。

“如果有一个小型的家族业务,拥有一座剧院,那么是否出售这座剧院完全应该由股东们决定,对于这点我完全同意。不过一旦你成了一家大型社会机构,在特定的条件下,随着一波又一波的收购,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这种情况会让我困扰。所以,我认为应该有相应的法律来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芒格说。


作者:银华日利
  • 本⽂经授权发布,不代表环闻⽹⽴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商务合作:010-53109100 hezuo@huanwenwang.com